• <menu id="a5koh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a5koh"><label id="a5koh"></label></menu>
    <strong id="a5koh"></strong><bdo id="a5koh"><label id="a5koh"></label></bdo>
  • <object id="a5koh"><label id="a5koh"></label></object>
  • <code id="a5koh"></code>
  • <strong id="a5koh"></strong>
    <strong id="a5koh"><label id="a5koh"></label></strong>
    <input id="a5koh"><label id="a5koh"></label></input>
  • <code id="a5koh"></code>
      1. 您的位置:網站首頁 > 外資新聞 > 文章正文

        工信部多地調研重工業或放開對外資限制

        來源:注冊公司代理網 日期:2012-12-28

        他突然有種造化弄人的感覺:三年前,他要把自己一手創辦的德龍鋼鐵以近17億美元的高價賣給俄羅斯第二大鋼鐵企業Evraz。最終,被商務部以“危害產業安全”為由否決。而現在,主管部門卻想在這一行業引入外資了。

        丁立國將自己的上述經歷和正在發生的轉變形容為“傳奇”,當然這是只能發生在中國的傳奇。

        自2012年2月初開始,有關外資并購中國工業企業的政策信號開始明顯改變。工信部部級領導率領相關司局,輾轉全國各地圍繞“工業轉型升級”進行專題調研。在這個宏大的主題背后,又有若干分支主題,“進一步擴大工業對外開放”便是其中之一。

        這是最近十年來,中國相關政府部門第一次明確提出要擴大工業開放。在此之前,鋼鐵、裝備制造等重點工業領域,一直是外資并購的禁地。丁立國和他的德龍鋼鐵只是這些年踏入這塊禁地的一員,匯源、萊鋼、洛軸、娃哈哈,以及那些低調進行、尚不為外界所知的企業,都曾試圖闖關,但最終都一一被否。

        不過現在,卻要開放了。

        調研

        2月9日下午,工信部副部長劉利華在湖南進行專題調研時表示,按照工信部統一部署,近段時間將集中精力在全國重點省市分頭開展“把擴大工業對外開放作為提高開放型經濟發展水平的強大引擎”的專題調研活動,主題是“進一步擴大工業對外開放,提高開放型經濟發展水平,推動經濟發展方式加快轉變”。

        工信部調研的內容主要包括:調查當地工業對外開放(包括“引進來”和“走出去”)的現狀和特點以及面臨的相關問題;了解當地支持和推動工業對外開放中面臨的具體問題和困難,并聽取其解決思路以及對中央的政策建議等。對外資的這些開放既涉及直接投資也涉及股權投資。

        2月15日,工信部辦公廳有關人士對本報介紹說,工信部部長苗圩,副部長蘇波、劉利華,總經濟師周子學等部級領導都親自帶隊調研,原材料司、規劃司、產業司等司局均派人參與。工信部的調研和政策導向意味著,之前限制的鋼鐵、裝備等領域,將允許外資進行并購。

        原材料司的一位官員稱,開放已經是大勢所趨,整個工業領域都應該是開放的姿態。他說:“以前我們出于對國內產業安全的考慮,在政策上對外資有一些限制,經過幾年的發展,現在是時候開放了。”

        如果僅以產能論,中國的鋼鐵、石化、水泥、造船、裝備制造等行業,幾乎都已經是世界第一,而且在國內幾乎都是產能過剩。工信部上述官員說,“如果這樣都不能放開的話,如何去做真正的世界第一呢?最終我們還是要參與到全球市場的競爭中去的”。

        一些敏感行業對外的開放信號在工信部調研稍早時候就已經釋放。2011年11月7日,鋼鐵“十二五”規劃發布,其中明確表示:“進一步擴大鋼鐵工業對外開放程度,鼓勵國外先進知名鋼鐵企業參股和投資國內鋼鐵企業和項目,在鋼材產品深加工領域投資設立企業和研發中心,提升我國鋼鐵企業的創新能力和管理水平。”

        2011年12月30日,國務院發布的 《工業轉型升級規劃(2011-2015)》稱,鼓勵外資投向先進制造、高端裝備、節能環保、新能源、新材料等產業領域,積極推進戰略性新興產業的國際合作。

        中國鋼鐵工業協會的一名人士說,中國的鋼鐵工業發展到今天,已經具備參與國際競爭的實力了,有了過去幾年積累的基礎,才能不受制于人地和別人談論合作。是時候要放開了。這種開放不僅僅是原材料、資金,還包括技術、管理、市場等方面。

        如何開放

        政府甚至已經開始討論開放的政策細節。工信部原材料司的官員說,以前的政策有一些規定比如外資不能控股、持股不能超過50%的規定,以后可能就不再適合。正在制定的新政策,會考慮放寬這個限制。但是究竟要放開到什么程度?在哪些環節放開?怎么放開?這需要和商務部、發改委等相關部門的配合研究。

        面對這些突如其來的開放姿態,丁立國卻沒有絲毫的興奮感。他覺得這一切來得有些“事后諸葛亮”的味道了。鞍鋼去年虧了20多個億,甚至武鋼的主業都不再賺錢,從國內領頭的大企業到國際鋼鐵巨頭安塞洛米塔爾、韓國浦項和日本新日鐵公司,都在減產,開工率普遍不足。與三年前相比,整個市場已經逆轉。丁立國說,“我們失去了開放的最好時機,現在即便是想賣,別人也不一定要了”。

        三年前,在新加坡上市的德龍鋼鐵市值超過25億美元,而現在僅有2億美元左右。在丁立國為自己鋼鐵夢部下的戰略中,當時是套現的最好時機,通過出售給俄羅斯Evraz公司,拿到100億現金,再等待時機卷土重來,一舉實現一個2000萬噸的鋼鐵新帝國。他為自己的這個戰略叫“以空間換時間”,因為當時的市場和政策都越來越不利于民營鋼鐵企業的發展。但政府對外資并購中國工業企業的考量,讓丁立國的這個夢想付諸東流。

        另一個版本的故事是這樣的:自七年前開始,卡特彼勒、凱雷等外資,開始頻頻與徐工、三一、陜鼓等中國的裝備制造業領頭企業接觸,商談收購。一些中國機械行業的老領導和老專家開始上書,呼吁政府阻止外資正在對整個行業開始的“斬首行動”。隨后的幾年間,裝備制造業領域的外資并購案例,無一成功。

        中國投資協會外資投資專業委員會負責人說,這幾年的政策讓外資對在中國的投資越來越擔心,有的甚至已經考慮退出中國。

        在工業開放的背景下,工信部裝備司上周提供給本報的材料說,鼓勵境外企業和科研機構在我國設立研發機構,支持國外企業和國內企業開展先進裝備聯合研發和創新。支持國內企業到境外設立公司,并購或參股國外先進裝備制造企業和研發機構。

        中國通用機械工業協會會長隋永濱擔心這一設想的可行性,他說,“這怎么可能?最近幾年外資對中國裝備企業的技術封鎖是越來越嚴了,根本別想從他們那里得到先進技術。”

        工信部還在馬不停蹄地進行調研,引進外資進入工業領域,旨在提升國內工業的轉型升級。按照政府的周期律,這又是一個為期五年的規劃文件。

        2月16日的晚上,司機載著丁立國奔馳在高速路上,手機的聲音時而變得刺刺啦啦。問他,“政策要允許外資進入國內鋼鐵業了,也不會再設持股不超過50%的門檻了,但是會選擇有實力的鋼企,您會為您的愿望再賭一把嗎?”

        他說,“不會賣了,因為時機不對。現在要做的是堅持是收購,用時間換空間等待對手自殺。風物長宜放眼量,不畏浮云遮望眼。”

        事實上,盡管政府強調要進一步加強對外開放,也并不是每一個企業都能盡情地展開對外資參股的想象。前述工信部官員說,吸引外資參股還是會考慮到一個度的把握,國內會選取一些比較有實力的大企業來參與,要防止遍地開花。否則,可能會出現各種不可控的問題。

        丁立國正在思考該怎樣出手,收購一些比較靠譜的國內鋼廠,以實現自己到2015年達到2000萬噸規模的鋼鐵夢。政府如何引入外資,已與他無關。他要做的是,翻身,上馬,開始他自己的又一個五年。

        欄目導航
        最近更新
        熱門排行
        相關閱讀
        • 沒有資料

        河北11选五开奖结果